2019鞋行业关键词TOP9:打假鞋


09

TOP9

打假鞋

假冒伪劣泛滥是个老大难问题,不仅严重侵犯消费者权益,也严重损害中国制造的对外形象。

1月16日,《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多家媒体报道了莆田市安福电商城假鞋生态链。莆田市副市长陈惠黔带队联合执法,共查获了5起案件,查扣451双仿冒商标成品鞋。

2月26日,据南方都市报道,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厚街分局联合镇打假办,在厚街寮厦社区北环路一带开展打假联合执法行动。行动共出动执法人员16人次,检查鞋包店铺26家,查获销售侵权商品行为3宗、无照经营行为3宗,依法查封违法经营场所3家、扣押涉嫌侵权商品200多件。

4月25日,江苏苏州姑苏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在当地一小区查获近万双名牌运动鞋,涉及阿迪、耐克、匡威、NB等知名品牌。经向品牌经销商咨询核验,这批运动鞋全是假冒产品。经过检查现场有Adidas、Puma、NB等8个品牌的鞋子近万双Nike、Adidas、Under armour等品牌的鞋服数百件据初步估值可能达500万元。

5月12日据湄洲日报报道,截至4月17日,莆田市公安机关组织开展集中行动100多场次,出动警力3000多人次,端掉制假工厂、仓库窝点40余个,立案81起,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01人,刑拘81人,逮捕19人,起诉13人,摧毁10余条制假生产线,扣押一批假冒品牌运动鞋和商标标识

6月,据济宁新闻网报道,山东曲阜市市场监管局在开展服装领域“双打”违法行为专项行动中,对该市五马祠商业街某鞋城进行执法检查。经检查,商户王某涉嫌销售假冒“耐克”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运动鞋,该局暂扣涉嫌假冒“耐克”注册商标运动鞋共计105双。

8月份,瑞安市市场监管局稽查大队联合公安部门成功查获一起涉嫌销售假冒知名鞋的商标侵权案。现场查获涉嫌假冒“NIKE”注册商标的鞋19双;在其仓库内查获涉嫌假冒“N”注册商标的鞋1560双,查获涉嫌假冒“NIKE”注册商标的鞋12348双,查获涉嫌假冒“adidas”注册商标的鞋2328双。

9月20日,东南早报《晋江男子生产假货被查不悔改,再设窝点“二进宫”》写到“2015年,项某因私自生产假冒品牌商品被警方刑事拘留,出来后,项某非但没有悔改,又干起违法“老本行。”

11月9日至11日,莆田城厢公安分局重拳打击“双十一”期间“假海淘”“仿冒鞋”“假箱包”,形成对鞋服、箱包制假、售假行为的严打高压态势。进一步整顿和规范市场秩序,维护注册商标权利人及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双十一”期间,查处2起售假案件,捣毁2处售假窝点,査获8560双假冒注册商标运动鞋,抓获2名犯罪嫌疑人。

延伸

在政府部门对惩罚力度之大时,为何假鞋生产商还敢“铤而走险”?新京报一篇《仿鞋为何赚钱暴利:成本只要100元,有人月赚近百万》谈到“近年来,“球鞋文化”在国内走红,曾经的小众玩物变为当下时尚文化之一。受玩家追捧影响,不少潮鞋被市场炒至天价。”随着球鞋市场不断被炒热,巨大的利润催生越来越多的仿鞋作坊在出现。

评论

假鞋的存在是有一定的市场需求的。除了大众对于品牌概念的认知参差不齐,部分人无法理解“正品”的消费观念以外,更有那么一部分人因为某些原因没有条件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从而选择购买假货替代。除了必要的打击猖獗恶劣的假货商,防止假货的泛滥与为所欲为以外,作为“消费者”理智看待商家的各种投机取巧的营销手段,认清模糊事实、混淆视线的描述,不上当受骗这才是重点。

但终其所以然,呼吁大家抵制假货,从心底里培养大众对待品牌意识的认知以及增强品牌知识产权的概念,才是重中之重。这就好比于鲁迅“弃医从文”一样,从思想上根本的改变大家对假货的依赖,由此削弱大众对于假货市场的需求,才是“打假”的根本目的。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